腾龙国际_腾龙国际官网,15887530950!

腾龙国际_腾龙国际官网,15887530950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腾冲反攻战:山之上国有殇(组图)

时间:2019-06-29 20: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5年5月18日,云南腾冲国殇墓园管理所副所长伯绍海,陵园的守护者,也是关爱老兵志愿者。 2015年5月19日,云南腾冲清水乡芭蕉关,川籍老兵张体留接受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采访。 2015年5月18日,云南腾冲国殇墓园,阳光下的烈士墓碑像战士一样排列整齐。 201

  2015年5月18日,云南腾冲国殇墓园管理所副所长伯绍海,陵园的守护者,也是关爱老兵志愿者。

  2015年5月19日,云南腾冲清水乡芭蕉关,川籍老兵张体留接受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采访。

  2015年5月18日,云南腾冲国殇墓园,阳光下的烈士墓碑像战士一样排列整齐。

  2015年5月18日,云南腾冲国殇墓园内的倭冢,位于陵园最低洼处,朝向抗战英雄墓碑。

  1944年的滇缅战场,无可置疑地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就在这一年,腾冲、龙陵、密支那,接连成为日军的三大“玉碎”地。

  作为整个中国抗战的大后方,到第二次远征军开始组建,四川已成为最重要的征兵地。成千上万的四川青年学生,高呼“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弃笔从戎加入远征军的行列。

  在被称为“极边第一城”的云南腾冲,川籍学生和全国各地的远征军将士一起,打响了滇西抗战最为惨烈的战役——腾冲反攻战。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焦土抗战,远征军将士用无畏的行动和牺牲,换来全歼日军的辉煌战果。

  2015年5月19日,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再次来到89岁的四川眉山籍抗战老兵张体留家中。他正坐在家门口屋檐下抽着烟,这场景和6年前采访他时无异。

  “老乡来了,快来这里坐下,慢慢摆。”张体留身体还不错,从里屋搬来了条凳。若不是那隐含的四川口音,旁人已很难从他身上找到川人的影子。

  张体留关于家乡的最后记忆停留在1941年。那年,在长江上跑船的他被征入伍,在泸州训练后被编入中国远征军54军预二师六团一营一连三班,远征滇缅。直到2015年初,张体留才第一次跪倒在家乡眉山的泥土上,向着父母的坟墓磕头祭拜。其时,他已离开家乡74年。

  说起所在的部队,张体留回忆,除军官外,几乎所有士兵都是四川人,说话都是四川话,吃饭都加上从家里背出来的豆瓣。“出门在外,尤其是打仗,最重要的还是靠乡亲。”虽然时间已经过去70多年,但讲到牺牲的战友,刚才还情绪激昂的张体留一下子声音哽咽,眼泪在眼中打转。

  “部队里上千号四川弟兄,一个个都倒在了反攻路上。如今腾冲还在的(远征军)四川兵,就只剩我这一人了。”老人声音哽咽。

  滇缅公路连接中国与当时英国的属地缅甸,是1940年后外国援华的唯一通道。1942年5月,随着中国入缅甸作战远征军的全线败退,日军突入云南,腾冲沦陷,滇缅公路中断。

  1943年起,驻守印度的中国远征军开始反攻缅甸。为配合行动,卫立煌发动了滇西反击战。滇西反击战中,中国远征军有两个集团军,宋希濂(后为黄杰)的第一集团军,下辖第6军、第7军;霍揆章的第20集团军。张体留所在的20集团军54军预二师成为反攻主力部队之一。

  1944年5月10日至12日,远征军越过怒江,一部向腾冲、龙陵方向推进,另一部向拉孟、平爱地区突击。

  滇西反攻开始后,张体留所在部队跟随远征大军,参加了高黎贡山战役、来凤山战役、腾冲城收复战、龙陵战役等除松山战役外的所有重要战役。在他参加的这些战役中,光复腾冲印象最为深刻。其中,来凤山之战和腾冲古城攻坚战最为惨烈。

  腾冲,日军在滇西的重要据点。城内有坚固的古城堡,城外的来凤山便于修筑工事,护城河与龙川江交流相连,形成有利的屏障。腾八、腾龙、腾保3条公路交集于此,交通发达。

  位于腾冲县城旁的来凤山,是腾冲县城的最高点,也是日军守敌的最后一道屏障,有5个敌堡垒群。拿下来凤山,就堵死了日军向缅甸的窜逃之路,把日军压缩在腾冲古城内。

  2015年5月中旬,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再访腾冲时,重点采访了来凤山战场遗迹。这里的战场遗迹,刚得以考古发掘,并得到重点保护。昔日被炸成光秃秃的土山,如今已恢复成树木茂盛的森林。但日军修筑的战壕暗堡,仍随处可见。

  当地文管所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在这次保护性发掘中,发现了大量子弹、炮弹以及日军的机枪。

  日军在来凤山构筑的防御体系,给了远征军将士极大威胁。张体留回忆说,来凤山的日军为发挥火力优势,与城内守敌相互策应,将山上的树木全部砍倒烧毁,绿山成了“光山”。“进攻在中午12点许发起。在空军的掩护下,我们迅速攻击到山腰位置。但很快,日军的堡垒群就给我们造成很大损伤,进攻一度受挫……”

  “死,随时都在死人,到处都是死人。”张体留回忆日军在来凤山的这些暗堡,充满痛苦。他说,为尽快打下来凤山、攻下腾冲城,所有参加突击的将士都提前喝了“壮行酒”。“那就是送别的意思,没有想着要活着回来的意思。”

  张体留说,那些被暗堡中一枪打死的远征军老乡,算是幸运的了。最惨的是那些严重负伤的战士,“有个老乡冲锋,被日军暗堡冷枪击中。当时整个下巴没有了,但人没有死。没法说话、没法吃饭、没条件治疗,最后活活饿死在战地医院,太惨了。”

  强攻不下,远征军寻求美军轰炸机帮助。当地居民刘天华曾回忆,那一天,密密麻麻的美军轰炸机群从天而降,“飞机投下炸弹,如同翻过箩筐向外面倒萝卜,全部落在阵地上。紧接着,是后方炮兵阵地的地毯式轰击,将整个来凤山炸翻了天。”

  轰炸、炮击结束后,远征军再次向已成一片焦土的来凤山攻击。终于,在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后,来凤山阵地被攻克。

  这下,只剩下困守腾冲县城的日军了。深受军国主义毒害的日军残留守敌,不会选择投降。张体留等远征军将士清楚,接下来的战斗将比来凤山更加惨烈。

  8月上旬,远征军53军、54军开始猛攻腾冲县城。其中,53军攻击东半城,54军攻击西半城。日军凭借坚固工事顽抗,中国军队伤亡异常惨烈。

  同样参加过腾冲围攻战的另一位远征军老兵刘召回回忆说,处于热带雨林的滇西,到处都有参天大树。日军伪装后躲在树上,只要远征军走近腾冲城,日军就放冷枪,很多人不明不白地死掉。

  攻城的战斗更加惨烈,“很多人在我身边死了,地上全是血水,踩起就溅到裤子上。”踩着战友的鲜血,刘召回所在的机枪连冲进腾冲城门。

  就在此时,刘召回遭遇了日军的突然袭击,“一颗炸弹落在我旁边,翻起的土石把我埋了进去,只有头露在了外面。”奄奄一息的刘召回被卫生兵发现,几经抢救后活了过来。

  记者此前寻访到的另一位远征军老兵岳子云,当时跟随大部队冲入了腾冲城内。在县城的断壁残垣间,远征军与日军进行了逐屋巷战。直至9月24日,腾冲的日军大都被肃清,旅团长藏仲康美在东城门楼附近被击毙。

  虽然大势已去,打红了眼的残余日军根本不投降,依托坑道和碉堡在县城内继续顽抗。“最后,鬼子被打得只剩下很少的人了,还是不投降。”岳子云说。

  其实,中国军队也不准备接受这些鬼子的投降了。正好上面分发了几个美军的火焰喷射器,他们就对着坑道猛烈喷火。“里面的鬼子嗷嗷叫,全部被烧死了!”

  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岳子云仍惊讶于日军顽强的战斗力。他回忆说:“日军战斗力厉害,我们死的人比他们多。每次战斗开始,200多人冲上去,回来就只剩几个人。”

  在光复的腾冲县城内,张体留、岳子云等川籍远征军士兵看到,经过激战后的腾冲一片狼藉,如同地狱,“找不到一处完整的瓦片,到处都是尸体。”

  中国远征军以6个师的兵力反攻腾冲,经过4个月的昼夜浴血奋战,困兽犹斗的日军终于实现了他们的“全员玉碎”口号。

  史料记载,腾冲战役共歼灭日军6000多人,远征军官兵阵亡9168人,盟军官兵阵亡19人。战争使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历经500多年岁月的腾冲古城,没有一所完整的房屋,没有一棵没被炮火烧焦的树木。

  腾冲是滇西最早光复的县城,也是日军承认在亚洲战场惨遭3次“玉碎战”(另外两次分别为松山战役和密支那战役)中的一次。

  远征结束后,因各种原因,不少像张体留这样的川籍远征军,选择留在了风景秀丽的腾冲县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远离家乡的老兵,渐渐凋零。

  此次腾冲采访,张体留成为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唯一能找到并证实的川籍远征军老人。

  张体留的女儿张换春说,张体留经常一个人遥望远处的来凤山发呆,时不时眼泪就掉了下来。“父亲是想着他的老乡,想着他的战友。”张换春说,只要有时间,她和爱人就会陪着父亲带上一瓶酒,去一趟陵园,“边走边洒、告慰英魂。”

  张换春所说的陵园,是指修建在腾冲县城的国殇墓园。那里有3346块小石碑,埋葬的全是腾冲收复战中牺牲的远征军将士。

  记者在烈士纪念碑前凭吊的时候,忽然下起大雨。雨水滴在墓园的石板地上,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像极了行军的步伐声。

  国殇墓园管理所副所长、滇缅抗战研究学者伯绍海,每天会腾出时间清理墓碑。伯绍海说,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腾冲人,从小就从大人们的口耳相传中,听到了远征军的大量抗战故事,因此对远征军很有感情。2002年进入文管系统工作后,他开始系统地研究远征军战史,并对滇西地区的老兵现状进行了大量的田野调查。

  “10年前刚开始调查时,还有很多老兵健在,他们对当年战争的记忆非常清楚和准确。”伯绍海说,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兵以惊人的速度离我们远去。与他们一道走的,是当年的战争记忆。

  “四川是远征军最主要的兵源地,尤其在第二次远征中,四川人最多。其中,川人主要集中在普通士兵,其中大部分都非常年轻。中下级军官,以湖南人为主。”伯绍海说,开始调查时,留在腾冲的川籍远征军至少有30人。如今,经多次确认,腾冲川籍远征军老兵,只有张体留一人健在。

  为保卫缅甸边界并连通中国西南大后方,1941年12月,中英两国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

  1942年,中国10万远征军进入缅甸前线,但由于军备、军力等多方面因素,大半军人永远留在缅甸的土地上。消息传入四川,各界群众悲愤走上街头,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以此祭奠阵亡将士,相互鼓励从军抗战。

  1943年11月15日,四川省军管区中将参谋长徐思平到四川三台县,在当时的东北大学发表演讲,呼吁广大青年积极投军报国,拯救国家于水深火热中。

  “国家危难,匹夫有责!我等男儿应该冲锋陷阵,保家卫国!”听完徐思平的讲话后,当场就有多位青年决定弃文从戎,报名参军。

  随后,徐思平上书政府,建议推广青年从军运动。很快,“十万青年十万军”在四川各地得到响应。一场席卷全国的青年从军运动,在四川青年中快速传播开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